<cite id="33b5d"></cite>
<var id="33b5d"></var><cite id="33b5d"></cite>
<menuitem id="33b5d"><ruby id="33b5d"><th id="33b5d"></th></ruby></menuitem>
<var id="33b5d"><strike id="33b5d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33b5d"></cite><var id="33b5d"></var><cite id="33b5d"><strike id="33b5d"><menuitem id="33b5d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33b5d"></var>
<var id="33b5d"><video id="33b5d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33b5d"></cite>

《诗经》第161篇:同唱一首歌

黑客接单 http://www.hk80.cn

恒之博士解读《诗经》第161篇鹿鸣

161.1呦呦(yōuyōu)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吹笙鼓簧,承筐是将。人之好我,示我周行。

161.2呦呦鹿鸣,食野之蒿。我有嘉宾,德音孔昭。视民不恌(tiāo),君子是则是效。我有旨酒,嘉宾式燕以敖。

161.3呦呦鹿鸣,食野之芩(qín)。我有嘉宾,鼓瑟鼓琴。鼓瑟鼓琴,和乐且湛(dān)。我有旨酒,以燕乐嘉宾之心。

【毛诗序】《鹿鸣》,燕群臣嘉宾也。既饮食之,又实币帛筐篚,以将其厚意,然后忠臣嘉宾得尽其心矣?!局P恪恳斜?,酬币也。食之而有币,侑币也。(《毛诗正义》卷九,第648页)

【朱子集传】此燕飨宾客之诗也。盖君臣之分,以严为主;朝廷之礼,以敬为主。然一于严敬,则情或不通,而无以尽其忠告之益。故先王因其饮食聚会,而制为燕飨之礼,以通上下之情。而其乐歌又以《鹿鸣》起兴,而言其礼意之厚如此,庶乎人之好我,而示我以大道也?!都恰吩唬骸八交莶还榈?,君子不自留焉?!备瞧渌谌撼技伪稣?,唯在于示我以大道,则必不以私惠为德而自留矣。呜呼,此其所以和乐而不淫也与?。ā妒肪砭?,第156、157页)

《鹿鸣》篇是《小雅》第一篇。

《鹿鸣》篇是古代社会中最具有政治正确性和庄严意义的曲目之一,应用十分广泛,传唱了千百年之后才慢慢消失掉。

举凡重要的仪式、会议,都离不开音乐,可以说无乐不成式。这个传统不仅我们有,西方也是如此。这大概是人类的活动的一个特点。

在古代中国,用的是纯本土的音乐,歌词当然也是古老的歌词。后来,三百篇真的算是失传了,也就不用了。即便现在用西洋的曲子,用翻译的歌词,人民都有很强的参与意识。虽然会议和歌曲所写的东西早就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,人民也会激动地去唱它,这样才是一场团结胜利而成功的大会。

这样做当然是有故事的,而且和《诗经》还有些关系。据说,郑樵曾对人说过《诗经》的演奏史。他说:

汉代的时候虽然搞释经学的经生们未必能懂《诗经》,但朝廷里面负责礼乐的太乐还能演唱《三百篇》,毕竟这个时代去古未远,有些故事流传下来,说书人都能说一说。

到了东汉末年,即便朝廷开会议论,什么东观会议、石渠会议,讨论得热火朝天,学习也很认真,但毕竟已经礼乐萧条了,开会无济于事了。

学《诗经》出道的曹操,喜欢古典,他在打下刘表的时候,招揽了一个人才,是汉朝的雅乐郎杜夔。这个杜夔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在中央呆着,而是跑到刘表那里,或许那里是他的故乡,他退休回家了也未可知。反正,曹操早就听说这个人了,拿下刘表之后就登门拜访杜夔。

这时,杜夔已经老得不行,很久没有操练他的业务了,所谓的雅乐郎都是若干年的往事了。他能记得的也就《鹿鸣》《驺虞》《伐檀》和《文王》四篇而已。曹操当然就让人好好研究,以后曹氏的典礼聚会都用上了这一套。到了曹操孙子明帝曹叡的时代,能上台表演的只剩下《鹿鸣》一套曲子了。当时的大音乐家左延年就会这个。

每次开大会,都用它。举行仪式的时候,乐队在一边演奏,大将军手捧着玉璧,文武大臣们则跟着行礼。这样的仪式当然也不是经常举办,负责这个事情的人大概也只是个临时工,所以到了晋朝的时候,《鹿鸣》演奏也没了。所以说,《鹿鸣》篇完了,世人也就再也没有办法听到、看到演奏版本的《诗》了。(吴景旭《历代诗话》卷三,《诗义稽考》,第1679页)

宋代的郑樵是从哪里听说这个故事的呢?《晋书·乐志》中记载过。

不过,史书上说的是曹操任命杜夔当国家乐团的团长,专门研究古乐。这个乐团有歌唱家、舞蹈家等等。后来,这个乐团可能就荒废了。

到了曹操儿子魏文帝曹丕时代,他喜欢的是左延年等青年音乐家,对杜夔当年的那一套不是特别满意,他们就搞了一套新曲子?!堵姑菲蛭忻?,不好改动,其他的能改的都改掉了。

晋朝初年,朝廷的演奏曲目还是用《鹿鸣》的。有个大臣叫荀勖的认为这是前朝的旧曲目,虽然号称是古典曲目,其实也没有什么根据,他建议要有新曲目,于是《鹿鸣》奏鸣曲就给废掉了。

郑樵看书很多,很能讲故事,他的故事一直流传下来,后来朱子也比较喜欢他的故事,在讲《诗经》故事的时候,也采用了不少郑樵的说法,比如说《国风》多淫诗,就是郑樵的首创。

我们知道,曹操虽然在《三国演义》里面被视为是一个大反派,但是他确实很多人崇拜的偶像。他也是一个很有古典修养的人,他的诗篇流传下来,至今仍让人觉得有味道。他说:“天地间,人为贵。立君牧民,为之轨则?!保ā抖裙厣健罚┨乇鹗恰抖谈栊小?,是人人皆知的豪歌:

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。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

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。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

明明如月,何时可掇。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。

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

山不厌高,海不厌深,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(《乐府诗集》卷三十,第447页)

《乐府诗集》中说,晋代人演奏的《短歌行》就是这篇歌辞,是“相和歌辞”的名曲,人称“此曲声制最美”。当然也有人认为曹操的这首是只是苦闷人生的一种表达,不过他们可能不知道这首曲子是在朝堂上典礼用的雅歌。

曹操的原诗还有两段:“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。契阔谈宴,心念旧恩。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。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?!焙罄?,《三国演义》用了后面的一段来说曹操本人是个乌鸦嘴。

讲故事的人总是能从历史里面找出东西重新改编的,郑樵如此,罗贯中也是如此。

也就是说,《鹿鸣》篇至少在曹魏时期仍旧是庙堂之歌,当然由于曹操本人是一位以人民为中心的豪杰,我们也可以把《鹿鸣》篇视为是人民乐曲。

毛公说,《鹿鸣》篇的主题是燕群臣嘉宾,也就是与民同庆的宴会诗歌。据《监本纂图重言重意互注点校毛诗》,《毛诗》中《棠棣》篇是燕兄弟,《伐木》篇是燕朋友故旧,《湛露》篇是天子燕诸侯。也就是说《鹿鸣》《棠棣》《伐木》和《湛露》篇都与“燕”有关,全都是与贵族盛宴有关的诗篇。

李辰冬《诗经通释》(第532页)说《鹿鸣》篇,明明是动物园的故事,如果古代没有动物园,那也应该有野生动物园,是在郊外的,如此才能有“呦呦鹿鸣”,这就不太可能是燕群臣了,毕竟庙堂之事不能在野生动物园来举办。所以,它只可能是贵族去打猎。

孔颖达注意到,郑玄在注解《仪礼·乡饮酒礼》“工歌《鹿鸣》《四牡》《皇皇者华》”的时候也特别说过:“《鹿鸣》,君与臣下及四方之宾燕,讲道修政之乐歌也。此采其己有旨酒,以召嘉宾,嘉宾既来,示我以善道。又乐嘉宾有孔昭之明德,可则傚也?!保ā兑抢褡⑹琛肪砭?,第169页)后来有人说“讲道修德”是同义反复,就给改成了“讲道修政”(《毛诗正义》卷九,第648页)

朱子从《礼记》《仪礼》的记载中发现,不仅在国君与大臣的宴会上用《鹿鸣》,在诸侯聚会上,在大学的开学典礼上也用,也就说这首歌是得到了广泛应用的歌曲,它最开始或许是如毛公所说的是“燕群臣嘉宾”的,从这首歌里面能看到先王对群臣的尊重和厚待,但是到了后来就已经变成了一般通行乐歌。这样这首歌曲的意思也就发生了变化,它所表达的是一种荣耀和秩序。

郝敬指出古代的礼乐是一体的,奏乐的场合肯定是行礼的,《诗经》的所有篇目都是可以奏乐使用的,其中有些篇目政治正确,也就能在所有的场合下使用,不是因为它的歌词中说了某个事情,才会在某个特定的场合使用,只要政治正确就能随时随地取用。(《仪礼节解》卷四,第13页)

这一点要用今天的事实来说的话,那就是一般有点仪式感的会议都在用同一首曲子,并不是因为那个歌词中所说的是某个事情,而是只有它才具有政治正确性和庄严性。

如果我们用结构主义的方式来解读的话,可以这样说:这些仪式构成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,变成了某种生活的习惯,它并不是凭空创造出来的,即便看起来用的是外国的东西,唱的是外国的歌曲,但是我们从来都有一种天下的观念,天下即国际。

它的形成当然有现实的历史原因,但是我们从古老的诗篇及其解说中就能看到它的原型。这是因为一个社会的风格养成具有极为强烈的持续性,或者说历史其实塑造了人。

人类学家的困难在于,他们去原始社会调查的时候,可能很难找到仪式或者图案背后的理论:“报导人提到与某些基本母题有关的名词,但对于有关比较复杂的图案设计的细节,她们都宣称不知道,或已忘记其意义。也许她们只是在重复某种代代相传的技巧,不然就是她们决意不愿意透露他们艺术的秘密?!保ā队怯舻娜却?,第233页)

人类学家可以根据收集到的各种资料来重建一种神话学,而对我们来说,我们的神话一直保存在经典之中,而且有人解释过它的一切细节和所有重要的或者不重要的意义何在。

《鹿鸣》篇,按照毛公的说法,它是周政的一个侧影,君臣和乐,造就了周文。而朱子则以为是庙堂和江湖都在用,即便最开始是庙堂之歌,最后也成了人民乐曲。

近代的不少释经学家都把诗篇视为人民之歌。将诗篇视为人民群众的创造,把人民提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,当然是朱子的创造,所以到了共和时代,鼓吹建立人民文学的傅斯年等人也推重朱子,认为他的说法是真理,而汉代儒者的做法则是年代久远的老古董。

民间文艺造就了绚烂彩虹般的历史,激发着不断勃兴的文学创新,它有着波澜壮阔、生机勃勃的特征,是一种基于天性的生命之流,是一种热情奔放的精神孳蕃,有着不朽的神韵和生命力量,也唯有如此才有不息的历史文化推动力和创造力。

对此,糜裴《诗经欣赏与研究》(第741页)做了更进一步地阐释:

“视民不恌”为“看待人民不轻视”,亦即“尊重人民”?!庵帧翱慈嗣癫磺峒保ㄖ厥尤嗣瘢┑墓勰?,可说是孟子民贵思想的先声。因而《鹿鸣》篇的地位,在《三百篇》中也就显得更为重要了。

见证了中国诗歌最早兴盛的《诗经》,有着高贵而质朴的品格,倾诉着本真直率的心灵感悟,有着音乐与诗歌水乳交融的完美统一,有着无法用言语加以解说的民族记忆,它内涵的是对“历史与政治事件的关注”,“充满了其妙美德”。

因此,这就是一种民族的精神与气度,相较之下,“在现代武夫当道的国度中,又有哪一国能奉献出一位真正的诗人?与其强求被鼓动的诗人创作出空洞的诗文,成为诗界的笑柄,倒不如征引旧日的诗篇而显得更为妥帖?!保ā吨泄难У氖闱榇场?,第38-42页)

也就是说,《诗经》所赋予的这种政治关怀早就融入了传统之中,诗人或者说一切有着文化追求的人,都有意无意地抱持着这样的人间情怀。

鹿鸣之什161鹿鸣162四牡163皇皇者华164常棣165伐木

166天保167采薇168出车169杕杜170鱼丽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1 3 5 8 15 24倍投公式